以高質量發展理念破解難題——廣東順德村級工業園改造實錄

發布時間:2019-08-23 16:27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廣州8月23日電題:以高質量發展理念破解難題——廣東順德村級工業園改造實錄

  新華社記者徐金鵬、張辛欣、劉大江、毛鑫

  這是順德給出的“等式”——

  1年=改造土地1.1萬畝,遠超過去十年總和;

  1年=關停淘汰企業3195家,為數個千億產業騰挪空間;

  1年=啟動拆遷改造194個村級工業園,努力在產業空間上再造一個順德……

  這是用改革創新破解發展難題的“路線圖”——

  當資源接近瓶頸、發展路徑難以明晰,順德以村級工業園改造為突破口,改革機制、升級產業、再塑格局,為高質量發展開拓空間。

  一個制造重鎮的“再次創業”

  盯著即將開工的規劃圖,執掌格蘭仕28年的梁昭賢感到“二次創業”的興奮。依托騰出的100多畝地,格蘭仕可將整個供應鏈聚集順德,這讓他看到未來發展的無限可能。

  16年前,同樣是坐在這個位置,梁昭賢感到的卻是焦慮——占地400畝的廠區,擠滿了3萬多人,車間蓋到了10層……“每天早上一睜眼,想的就是怎樣再‘挖’出1平方米”。

  增資擴產沒有空間。無奈之下,格蘭仕把制造中心搬到了一河之隔的中山。今天,村級工業園改造讓他看到了機遇,“要再造一個格蘭仕”。

  這是格蘭仕的再次創業,也是順德的“再次創業”。

  20世紀90年代,順德以鄉鎮企業為主體的村級工業園興起,依靠大刀闊斧的產權制度改革,極大解放了生產力,激發了創業熱情,培育了體系完整的產業鏈條,孵化了美的、碧桂園兩個世界500強企業,也造就了以制造業聞名的廣東順德。

  隨著時代的發展,村級工業園成了今天遲滯產業升級的障礙——土地權屬復雜、安全問題突出、利用效率低下等一系列問題,阻礙了人才和創新要素的引入,制約了順德的向上發展。統計顯示,382個村級工業園占用已投產工業用地的70%,卻只貢獻4.3%的稅收。

  “高消耗、低產出、管理落后,村級工業園既制約美麗鄉村建設,也造成了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廣東省委改革辦專職副主任李軍曉說。

  改,成為擺在順德面前的不二選擇。曾因村級工業園而興,今由村級工業園破題。

  順德的選擇獲得了廣東省委的支持,并賦予順德率先建設廣東省高質量發展體制機制改革創新實驗區的歷史使命,支持順德大膽試、大膽闖、自主改。佛山市委市政府對市屬權限按照“能放盡放”的原則予以放權,全力支持。

  2018年1月8日,順德將村級工業園改造作為“頭號工程”。破舊、立新,一場關于土地的“革命”在華南大地上展開——

  組織“千人進百村”,挨家挨戶、逐個企業做工作,點對點的宣講和幫扶最大程度凝聚了村級工業園改造的共識;

  打破利益藩籬、平衡多方利益、加大制度創新,一系列改革舉措加快推進村級工業園改造的步伐;

  ……

  以龍江鎮仙塘村寶涌工業區為例,改造后除一次性收益外,僅留給村集體的廠房物業年租金就超500萬元,是原租金2倍多。

  推進一年間,共改造土地1.1萬畝,關停淘汰企業3195家,新建廠房445萬平方米。

  “村級工業園是制約高質量發展最棘手的問題,必須舉全區之力打贏這場沒有退路的戰斗。”順德區委書記郭文海說。順德模式是珠三角發展的典型代表,如果村級工業園改造成功,將對整個珠三角產業升級,乃至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示范意義。

  要以壯士斷腕的勇氣,果斷淘汰那些高污染、高排放的產業和企業,為新興產業發展騰出空間——這是黨和國家對廣東的要求,也是順德村級工業園改造的使命。

  一次騰籠換鳥的格局再塑

  手工雕刻、機器打磨、花絲鑲嵌……經過幾十道工序,一枚精巧的蝴蝶胸針便從美工師傅的手中“飛出”。位于順德倫教的周大福產業園區,設計師、工藝師緊張忙碌,一件件精品珠寶從這里發往各地。

  以家電、裝備制造而著稱的順德,今天多了個美麗的稱呼——“珠寶小城”。從首飾設計、智能工藝到珠寶展銷、工業旅游……依托村級工業園改造騰挪的空間,順德規劃3000畝珠寶產業園區,珠寶將成為下一個“千億產業”。

  從傳統制造到“美麗經濟”,產業格局的嬗變折射出一個制造業重鎮的升級探索。

  如果說村級工業園改造是“破”,那么高新產業引進、轉型升級則是“立”。

  舊如何破?新怎么立?依靠市場、因地制宜、科學引導、集約發展,順德以村級工業園改造為契機,開啟了一場全方位的格局再塑。

  杏壇鎮光華村,狹窄的村道兩旁曾密布上百家塑料廠。如今,隨著淘汰停產,工廠早已人去樓空。

  “508畝低矮破舊廠房要全部拆除,我們將投建新材料園區,規劃集體物業,按年頭為村民分紅。”杏壇鎮委書記柯宇威說,從舊塑料到新材料,杏壇“就地升級”,迎來新生。

  高質量發展關鍵在于因地制宜。

  借助家具制造體系,樂從鎮打造智慧家居產業園;憑借地域優勢,陳村鎮建設粵港澳灣區科技園;集合家電產業,北滘鎮發力工業機器人……依托不同的稟賦,順德產業升級走出不同的路徑。

  如果說產業基礎是出發點,那么市場則是落腳點。讀懂市場,順德的產業調整也得到了市場的回應。

  美的庫卡打造智能制造科技園,碧桂園斥資800億元布局機器人谷,世界機器人巨頭瑞士ABB、日本安川等均有項目合作……機器人產業正成為順德新的標簽。作為縣級區的順德,何以擁有如此大的產業吸引力?

  “是市場給了我們底氣。”順德區經濟促進局局長吳顯強說,本地龐大的制造業升級需求形成了龐大的市場,不僅吸引世界機器人巨頭“搶灘”,也催生一批本土企業,供應鏈協同效應正在形成,未來5年,順德機器人產業有望突破2000億元。

  規劃拆除382個村級工業園,建設20個現代產業集聚區,從小散亂的村工廠到協調有序的產業生態,一幅新制造版圖“浮出水面”。

  順德區委改革辦主任歐勝軍說,通過土地置換,全區10個鎮街找到產業升級的發力點。也正是因為順應市場,尊重市場,大力度的騰挪沒有出現產業空心化。今年上半年,順德工業投資增長20.6%,GDP實現7.1%的增速。

  經濟發展應與生態環境、社會生活相互滋養。將產業劃歸產業,把村莊還原村莊。村級工業園改造猶如一根紅線,將產業升級、環境改善、鄉村振興、城鄉協調串聯起來。

  一場堅定不移的改革探索

  “村級工業園改造動員會上,一開始大家思想并不統一。不是不同意改,而是‘老虎吃天,無從下口’。”回憶起這段歷程,郭文海連用“艱難”來形容。

  村級工業園改造,難就難在利益主體復雜。這里面既有村民利益、集體利益,也包含著企業承包利益、房東轉包利益等等。村級工業園“野蠻生長”,建設手續不全、不符合現有規劃的不在少數。

  村級工業園改造,難也難在沒有先例可循。如何妥善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如何構建完善的政策體系,如何確保不與民爭利,如何激發民間資本和市場的活力……一系列問題需要在實踐中尋求答案。

  “實施過程中,土地制度改革等政策超越了一個區縣的權限。在改造初期,干部思想不統一,村民有顧慮,企業在觀望。”順德區村級工業園改造辦公室項目招商組組長吳維說。

  越是艱難越向前。順德的探索,首先從制度開始。

  和普通征地不同,村級工業園改造土地整理成本平均每畝要高出50萬至100萬元。如何激發市場活力,并且確保改后土地仍然用于工業制造?

  政府讓利是關鍵。“在‘工改工’不變的前提下,工業用地配套設施計容建筑面積占比標準可提高到20%,新型產業用地甚至可以提高到30%,并允許部分分割出讓。”歐勝軍說。

  鼓勵企業自主改造、探索土地一二級聯動開發、建立村民利益共享機制……聚焦改革中的重點問題,一個個“冒著熱氣”的政策陸續出臺。截至目前,順德先后出臺各類配套政策文件41份,僅今年3月以來新印發文件就達22份。其中不乏針對土規調整、新型產業用地、土地混合開發等制度突破。

  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是改革的核心。

  9天,完成審批手續;90天,一期廠房封頂——這樣的速度讓萬洋眾創園開發建設有限公司總經理周祖泰直呼想不到。“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效率,這是順德的‘加速度’!”長期在國內負責開發運營的他說,園區以智能家居制造為主題,目前已引進16家企業,預計下半年將初步形成產業規模。

  試行統一審圖制度,2個工作日內核發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村集體公開選定投資合作方;將權限下放至每個鎮街……加大力度推進放管服,降低了改革的成本,激發了市場的活力,撬動了社會和民間資本參與。

  探索在持續,改造仍在路上——

  政府部門坦言,推進過程中仍面臨改造成本偏高、連片改造推進較難等現狀。

  如何營造穩定的政策環境、如何確保補償機制和利益分配科學合理、如何打造與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現代化產業體系,社會各界在期待。

  做好村級工業園改造總體規劃編制工作;最大限度提升審批速度;引入第三方土地評估機制;實行鎮街主官負責制……用時間來檢驗,用實踐去探索,村級工業園改造路線圖正逐漸清晰。

  改革一脈相承,奮斗永無止境。

  改革開放以來,從工業立縣、產權改革到城鄉改革,正是一次次勇于擔當、主動作為的改革實踐,造就了順德獨具特色的經濟發展道路。

  新的時代方位,標注新的改革起點。今天,在高質量發展的時代大潮下,以村級工業園改造為契機,加快轉變發展方式,順德,揚起風帆再出發!

  責任編輯:唐芳芳

彩票下载app送29